当前位置:首页 > 求职招聘 >

文凭不过一张纸

2020-05-21 20:34:50

  经过五年医科大学的深造,周明踏入了求职大军的行列。他是学生会干部。几乎年年获得奖学金,可谓出类拔萃。正好学校组织了一场招聘会,他便约好友邱斌一同前去,并踌躇满志地说:“我想进一家实力强劲的大医院,这样才不会辜负大家的期望。”邱斌苦笑:“我成绩平平,没你有优势,能有单位愿意要就很了。”   周明把目光锁定在几家大医院,但他的简历在手里捏出了汗也一直没投出去,因为人家的招聘条件写得很清楚:硕士以上文凭。他一天下来毫无斩获,晚上碰到邱斌。邱斌说:“一家小医院正处于发展阶段,很缺人,他们叫我下星期去面试,要不你也去看看吧。”想起自己出色的专业成绩和一大摞荣誉证书,周明怎么也不甘心屈就一家还没发展起来的小医院,他谢绝了邱斌,决定到人才市场再去试试。   周明拿着精心制作的简历在人才市场又跑了一星期,但仍然毫无头绪。再次见到邱斌的时候,邱斌已经与那家小医院签订了就业协议。   “你去看看吧,他们虽然规模不大,但很重视人才,许诺一定给每个人施展才能的空间。”   周明犹豫。   “你成绩那么好,他们一定会欢迎你加入的。”   周明叹了口气,他敷衍邱斌说有空的话就去看看,真实的想法却放在心里:“我一个学生会干部、优等生,苦读五年后去一家毫无前途的小医院,这不说明自己太了吗?”   就这样,周明在彷徨中等来了毕业典礼。邱斌拉着他一起合影,告诉他:“我马上要去那家医院上班了,你有什么打算?”周明扫了一眼载满自己辉煌经历的校园,地说:“我想到南方的医院去试试。”   一晃一年过去了,周明漂泊在南方繁华的都市里,一次次地投出简历,一次次地泥牛入海。他决定到上海做最后一搏,再没有结果,就考研。   邱斌竟然也在上海,是单位派来公费进修的。邱斌请周明吃饭,周明非常感激。“我刚去报到没几天,单位就派我出来进修。领导说,鼓励我们考在职的研究生,只要拿到学位,学费全部报销。领导还说,今后要把我们当学科带头人培养……”邱斌侃侃而谈,全然没有留意周明的处境和感受,尽管饭菜是周明求职以来最丰盛的一次,但他如同嚼蜡。   此后,周明边打工边复习,三年以后,终于考回了本校的研究生。当烫金的硕士学位证书发到手里的时候,周明紧紧握住不放,仿佛紧紧地握住了光明的前程。   周明借了一套并不合身的西装,拎上言辞略微夸张的简历,再次踏上求职的征途。他来到本市一家颇有名气的医院参加面试。端坐在走廊的长凳上,他一遍又一遍地默念烂熟于胸的自我推荐辞,终于听到有人喊:“周明!”   一排考官严肃地坐在会议桌旁。周明忐忑地进行自我介绍。突然,他的心“咯噔”一下,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庞正对着他。   是的,没错!那个从前唯自己马首是瞻的邱斌,那个理着平头、穿着汗衫和自己一起去面试的邱斌,如今,正西装革履、高高在上地坐在考官席上,决定着自己的。   周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答各种提问的,当他神情麻木地走出考场时,一名护士小姐喊住了他:“同学,先别走,中午邱副主任请你吃饭。”   五、六年没见了,邱斌客气地招待着周明,周明却极不自然。“老同学,我也很意外。本来我在那家小医院干得不错,后来由我负责的一项科研课题获了奖,这家医院很感兴趣,就把我挖了过来,还给我任命了一个副主任的职务。这次招聘人才,我们科是重点,所以把我也纳入专家小组,这才碰巧遇到你。”周明尴尬地笑了笑,邱斌有点愧疚地说:“按理说我是应该帮你一把的,可我们明确要求有三年以上工作经历的医生,很难通融呀。”周明一下懵了,邱斌又说:“我原先在的那家小医院发展得很不错,虽说他们现在原则上不收应届生了,但凭我的人缘应该没什么问题。当然,如果你不嫌弃的话。”   周明还是到了那家六年前他嗤之以鼻的医院上班。有时他会想,究竟是什么原因使自己输给了起点不如自己的邱斌的呢?想来想去,答案其实只有一个:因为手中的一纸文凭。自己把手中的一纸文凭看得太了得,所以输了:而周明却把手中的文凭看得很轻,所以赢了。而实际上。文凭不过一张纸,轻重全在于自己的能量。

应城生活网